1. <bdo id="5t8eh"></bdo><tbody id="5t8eh"></tbody>
      1. 環保督查“回馬槍”,掀了多少蓋子?戳破多少謊言?-浩榮金屬
        熱門關鍵詞: 暫無數據!
        河北十一选五
        您現在的位置: 刺繩 ?>>? 新聞中心 >> 環保督查“回馬槍”,掀了多少蓋子?戳破多少謊言?
        新聞中心

        環保督查“回馬槍”,掀了多少蓋子?戳破多少謊言?

        • 時間:2018-07-10 07:05:48        瀏覽量:        作者:刺繩廠家小編
        【導讀】:   沒有此次中央環保督查組殺出的這記“回馬槍”,一些地方環保領域的陽奉陰違恐怕還不知道要持續到什么時候……  2015年7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14次會議審議通過《環境保護督察方案(試行)》。自2015年12月,中央環保督察巡視在河北省試點開始,此...

          沒有此次中央環保督查組殺出的這記“回馬槍”,一些地方環保領域的陽奉陰違恐怕還不知道要持續到什么時候……

          2015年7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14次會議審議通過《環境保護督察方案(試行)》。自2015年12月,中央環保督察巡視在河北省試點開始,此后兩年時間,中央環保督察完成了對31省(區、市)的無死角督察全覆蓋,發現了群眾身邊數以萬計的環境問題。

          環保風暴帶動問責風暴,督查“第一劍”累計立案處罰2.9萬家企業,約談黨政領導干部18448人,問責18199人。

          可以說,中央環保督查掀開了生態環境保護和治理的新篇章。

          兩年后,中央啟動首次環保督查“回頭看”,歷時1個多月,涵蓋10個省(區),分6個督查組開展2個階段的下沉督查。下沉督察階段,各督察組通過深入基層、深入一線、深入現場,進一步調查核實具體生態環境問題。

          蓋子就這樣被掀開了……

        刀片刺繩

        刀片刺繩實拍圖

          1

          誰也沒有想到,

          “回頭看”看到的場景如此觸目驚心!

          江蘇泰州一化工廢料填埋點存在大量廢料,2年未改卻宣布完成整改;

          河南信陽垃圾處理設施嚴重滯后,相關部門制作假臺賬企圖蒙混過關;

          內蒙古包頭市固體廢物管理混亂,當地整改牽頭部門履職不力,“數據打架”問題突出;

          江西都昌對第一輪環保督查交辦的問題整改不力,2.7萬噸垃圾去向不明,當地水庫被當作采石場渣場;

          廬山西海非法填湖屢次發生,當地武寧縣委縣政府對違法行為態度曖昧,默許縱容;

          廣西北海市誠德公司冶煉廢渣堆填鐵山港,堆存冶煉廢渣超過100萬噸,占用鐵山港碼頭填海區域約1400畝,且2016年以來新增填海面積約550畝;

          河北大沙河定州段河堤堆滿生活垃圾、工業廢渣、邊角料、醫療廢物等多種固體廢物,形成一個長約3公里的“垃圾帶”,河長制形同虛設,附近村民叫苦不迭;

          云南昭通至今尚未建成規范化垃圾處理設施,這在全國地級市極為少見,建筑垃圾隨意堆放路邊,有的已經侵占稻田;

          廣東汕頭市練江流域日產生活污水近100萬噸,其中近70萬噸直排環境,流域內所見水體幾乎都色黑如墨,13個整改項目一個都沒按時完成;

          ……

          從6月2日起,《法制日報》陸續刊發文章17篇,聚焦此次環保督察“回頭看”。

          據統計,截至6月25日晚8點,6個督察組共受理有效舉報24246件,經梳理合并重復舉報,累計向被督察地方轉辦交辦23087件;各被督察地方完成查處12409件,其中立案處罰2579家,罰款25096萬元;立案偵查208件,拘留235人;約談1065人,問責1939人。

          很多地方該整改的不但沒改,反而愈演愈烈。

        刺繩


        刺繩細節圖

          2

          很多匯報的數據,只是看上去很美!

          督查“利劍”剖開了各地沉積多年的環境污染毒瘤,“回頭看”的放大鏡更能讓污染行為無處藏身。

          那么,一場中央主導、環保部牽頭、有法規、有政策、有目標、有承諾的環保督查整改行動,為何竟是這個結果?首輪環保督查結束后,各地有關部門“聲勢浩大”的整改行動,到底在忙些啥?

          確實,都在“忙”。

          “忙”著做紙上功夫

          “你們到過現場沒有?”第五督查組在廣西自治區防城港市、欽州市、北海市等地進行整改落實現場核查時,第五組副組長的提問,問得在場官員啞口無言。

          6月14日,《法制日報》一篇題為《紙上整改難過中央環保督察驗收關 多地黨政一把手被督察組就地約見》的文章,專門報道了多地動輒數萬字整改方案,卻遲遲不見真動作的現象:

          2017年4月28日,由廣西自治區政府制定的整改方案公開。在這份近4萬字的整改方案中,不僅自治區黨委、政府主要負責人擔任整改負責人,而且廣西自治區政府還將中央環保督察反饋的問題細化為37個具體問題。就這37個具體問題,整改方案不僅列出了整改措施、完成時間,還明確了整改責任單位。與廣西自治區的整改方案一樣,其他30個省區市公開的整改方案也全部將中央環保督察發現的問題進行了細化,也全部公開了整改措施、完成時間、整改落實責任人等。

          《法制日報》記者在文中提出了這樣的質問:“幾乎每個省(區、市)的整改方案都在4萬字上下,這樣算下來,31個省區市的整改報告數字超過120萬字。洋洋灑灑,逾百萬字的整改方案,哪些真正落了地?哪些又經得起中央環保督察的‘回頭看’?”

          “忙”著弄虛作假

          明明沒有做雨污分流,廣州市白云區西井河南岸增埗村的地面上卻每隔不遠就有雨水井和污水井的蓋子;明明國家早已明令禁止土法煉鋁,但廣西欽州市卻給這些企業發了政策允許的通行證。

          從廣東到廣西,從經濟強省到經濟欠發達地區,不少地方對于中央環保督察留下的整改清單,卻選擇了同樣的做法——假裝整改。

          縱觀督查組陸續公布的典型案例,為了“弄虛作假”,很多地方真可謂是煞費苦心。

          有的“移步換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中心城區污水處理廠自2003年投運以來,將10余萬噸污泥堆存嫩江行洪區。“整改”后,新建的污泥臨時堆場選址在原堆存點旁邊,雖然進行了防滲處理,但仍位于嫩江行洪區內,10余萬噸污泥露天堆存,現場惡臭彌漫。

          有的“謊報軍情”。兩年前,中央環保督察組指出河北省“部分河流水庫水質惡化明顯”。對此,河北省全面推行河長制。兩年后,河長制度全面推行,河流沿岸卻新生出3公里的垃圾帶,一直從河堤延伸至河床上,斜坡高度達到10米左右。而當地給出的匯報情況卻是:河道巡查情況滿分。

          有的“掩耳盜鈴”。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香坊區向陽鎮金家村的向陽生活垃圾填埋場,督查組發現群眾舉報涉及的偷排滲濾液的溝渠有多處剛剛用土覆蓋過,垃圾堆體外側也用大量新土墊高,但在垃圾堆體內側有大量垃圾滲濾液正在涌出。

          有的“未雨綢繆”。督察組在對濮陽市范縣進行督察時,調閱相關文件資料發現,濮陽市人民政府某份文件2017年11月7日才印發,但范縣早在2017年5月7日就已印發了相關方案,比濮陽市方案印發早了6個月,甚至比河南省級方案還提前2個月。

          還有的“暗度陳倉”。油污遍地,惡臭陣陣,危險廢物露天堆放,明令要求停產卻在夜間偷干活,說是再生資源循環經濟示范區,實則不過一個“垃圾”產業園。在寧夏這個世界最大的電解金屬錳生產基地,刺鼻氣味嗆得人睜不開眼睛,噴空氣清新劑迎接督察組……中央第二環保督察組還原了寧夏自治區白芨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企業假整改的真面目。

          如此套路滿滿,是糊弄?是糊弄?還是糊弄?

          可最終,到底糊弄了誰?

          “忙”著敷衍了事

          據《法制日報》記者報道,在廣西自治區,北海市北海誠德鎳業公司200萬噸冶煉廢渣堆填鐵山港,占用海灘面積超過400畝,環境污染嚴重。經梳理有關情況后發現,該公司在2016年7月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期間也因環境污染問題被群眾舉報,但北海市核查后回復督察組:該公司手續齊全,各項污染物排放達標,群眾舉報不實。

          針對這一情況,督察組專赴北海市開展現場檢查。檢查發現:群眾投訴情況屬實,誠德公司大量強堿性冶煉廢渣堆填侵占灘涂約600畝;廣西瑞德環保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廢渣綜合利用之名行違規傾倒之實;鐵山港約1400畝區域滿目瘡痍、狼藉一片,環境狀況觸目驚心,群眾反映的問題不僅未得到整改,反而愈演愈烈。

          環境污染,群眾最有切身感受,最有發言權。據國家環保督察辦介紹,對31個省(區、市)的第一輪督察,共受理群眾信訪舉報13.5萬余件。此次環保督查“回頭看”期間,各地群眾舉報信件更是沒有間斷。

          群眾訴求一直都在,有關部門難道看不見?

          還是故意視而不見?

          3

          為何很多地方置環境和民生于不顧?

          唯GDP論,讓一些地方政府和企業竭澤而漁。

          固守舊觀念,片面追求經濟效益,死保GDP,是這些地方政府和企業的通病。

          比如,洛陽市義煤集團新義煤業有限公司因廢水排入洛陽金水河,造成嚴重污染而屢次被投訴舉報。并曾被地方環保部門一罰再罰,累計罰款33次,卻屢罰不改。面對首輪中央環保督察群眾信訪舉報,這家企業以市場不好停產為由未落實治理要求,督察結束后又繼續開工。

          而這背后與當地對中央首輪環保督查不真正重視,環境執法重形式、走過場是密不可分的。


        免責聲明:部分文章信息來源于網絡以及網友投稿,本網站只負責對文章進行整理、排版、編輯,是出于傳遞 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本站文章和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及時聯系本站,我們會盡快和您對接處理。
        標題:環保督查“回馬槍”,掀了多少蓋子?戳破多少謊言?          地址:
        '); })();